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美妇会所

美妇会所


一大一小两个妖精,偎在他的两边。左边是娟儿,俏脸还有些发红,小嘴轻
微地撅着,一脸娇憨。右边的张青嘴角含笑,妩媚动人,肥硕的乳房压在他胸前,
挤得扁扁的,毫无保留的将柔腻的触感传递给他。
陈东轻轻地抽出被娟儿压着的手,带出小妖精的一阵梦呓,小嘴吧叽几下,
弯成幸福的弧度,陈东看得一阵爱怜,在她小脸上轻轻地吻了一口。
又将手放到张青身上,仔细地感受着这具丰腻的身子。
“痒!”张青轻轻动扭动着身子,睫毛颤动着,笑着更明显了。
“死妖精装睡啊!”陈东凑到她耳边,轻声笑道。
张青睁开眼睛,对着他嘟起嘴。
陈东凑过去,吻在她的唇上,张青的脸有些红了,带着点害羞,轻声地对他
说:“老公,早上好,我爱你!”
陈东的眼睛有些湿润了,他知道张青叫出这声老公,叫出这声我爱你有多不
容易,侧过身,用力搂住她,吻住她的耳垂说:“老婆,我也爱你!”
张青的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,把脸埋进他怀里,小声的呜咽着。
陈东在她耳边柔声说着:“明天我们就去拍婚纱照,好不好!”
“嗯!”张青用力的点着头。
“我会爱你一辈子的!相信我!”
“嗯!”
“对不起!”
张青抬起脸,对他说:“你对不起的是她,我们都对不起她!”
“还觉得委屈吗?”
张青微笑着摇摇头,抬起些身子看着睡梦中的娟儿,柔声说:“她好可爱,
我好喜欢她!”
“那我们以后一起爱她,疼她!”
“嗯!我以后就有两个小老公了,一个你,一个她!”张青的泪眼中透出浓
浓的柔情。
陈东在她脸上捏了一把,笑道:“老公就老公,什幺小老公,别总把自己说
得那幺老!不就大我两岁吗?”
“三岁呢!”张青纠正着,脸上又出现了媚态,“我的小老公,叫声姐姐听
听!”
陈东笑了,抓住她的一只乳房,说:“我可是你爸爸!”
“爸爸,我要你叫我姐姐!”张青伸出舌头,去舔陈东的耳朵。
陈东笑骂:“什幺乱七八糟的。”被这具丰满的肉体在身上蹭着,不免又起
了反应,扶着张青趴在自己身上,吻住她胸前吊着的硕大,手从两人之间伸进张
青的双腿,那里还是一片湿润。
张青感受到了他的坚硬,脸愈发红了,咬咬嘴唇,轻声问:“又想要了?”
“你说呢?抱着你这妖精,谁受得了!”陈东扶着阴茎,对住她的股间,腰
一挺,没了进去。
张青哼出一声轻吟,挺着屁股,迎合着,嘴上却说:“昨晚疯了大半夜,你
不累啊!”
“那我出来?”陈东笑着说,他现在根本就没动,两人下体的磨擦全是张青
在动作。
“好啊,别累坏了,我会心疼的。”张青咪着眼媚笑,腰却扭得更厉害了。
“死妖精!怕我累你别动啊!”陈东抓住她的臀肉,用上力。
“我动我的,你休息你的!”张青吃吃地笑着说。
娟儿醒了,被他们吵的,皱起眉,小妖精还带着点起床气,撅着嘴说:“你
们又背着我偷偷亲热!”
陈东伸出手搂过她,笑着说:“宝贝早上好!”
娟儿躺在陈东怀里,看着张青在他身上起伏,看着陈东一脸享受,脸渐渐红
了。
昨晚陈东进房的时候,她已经被张青挑拨得情欲高涨,后来发生的一切只是
被欲望支配着,可以说一夜都是稀里糊涂的,与那天跟江华的情景差不多。
但现在,在清醒的状态下,看着陈东和别的女人在做爱,看着那支本应只属
于自己的阴茎在张青的体内进出,这种带着禁忌的淫乱,却真的让她兴奋无比,
她开始理解为什幺陈东会喜欢自己跟别的男人亲热了,
这是我的老公啊!我居然会躺在他的怀里,看着他跟别人的女人亲热!还会
这幺喜欢!
他现在看上去好兴奋,青姐的腰扭得真好看,哇,老公的鸡鸡好硬,上面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