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淫乱的旅行2 淫乱的旅行2

二、小山村的意

我们一行人来到小山村时,时间已近黄昏,大家一緻决定先选个秀美的地方吃吃饭,扫去身上的疲劳。我们选定的地点在山村里靠近小溪的地方,这是一个简陋的小饭店,由于罕有游人,这儿来的也多数是本地人。

说来也巧,今晚在这饭店吃饭的只有两伙人,一伙人是我们,另一伙是五个壮实的汉子,看样子都是村子里的年轻人。我们一起在饭店的大厅里吃饭,这儿的空间比较宽敞,热腾腾的菜轮流端上来,晚饭终于开始了。

天然的美食让我们胃口大开,子晴也喝了几杯酒,红晕爬到她的脸上,她说话也大胆了许多。我们一伙人有说有笑地享用着美食,不知不觉已经快把饭菜给吃光了,品睿和冠廷对于子晴的淫乱曆史显然颇有兴趣,连连追问她能适应什麽玩法。

就在我们兴緻高涨地聊着时,旁边走过来一个大汉,双手交叉在胸前,大声道:“嘿,哥们。你们这边美女这麽多,有没兴趣分一些给我们啊?”大家都愣了一下,我弄清楚这大汉说的话时,注意到他们那边还有四个男人都色迷迷地朝我们这边看。我们饭桌上的三个女人显然是这儿唯一的女性,而且三人都颇有姿色,打扮时尚。

这大汉满身酒气,面露坏笑,显然不怀好意。原本遇到这种情况就得避让或者报警了,但现在这种大山哪来的警察呢,再说如果他们要硬来,我们想必也跑不掉。

气氛凝固了,突然几声大笑冒了出来,出声的是子晴。她拍了拍我的肩膀,又对饭桌上的其他人说:“既然这样,我作爲代表过去好不好?”大汉望着子晴,嘿嘿地笑了,“才一个人啊,好像有点不够哦。”子晴跳过来捏了大汉一把,笑道:“等你们觉得我玩不起来了的时候,再叫别人过去好吧。”她就这样拉着着大汉,在我们的注视下过去对面桌。那几个大汉显然有点预料不及,没想到真的有人自愿过去。

我们都知道子晴的本事,倒是淡定得很,又恢複了有说有笑的样子,不过大家都在看着隔壁桌。

子晴在他们中间坐下,两个大汉马上就坐到她身边,双手不老实地靠近她的身体。他们那桌距离我们大约有5米,说话声音听得不太清楚,但动作却是可以清楚看到。

两个大汉开始用太阳晒得黝黑的手去摸子晴的胸部,子晴笑了起来,她没有退避,反而抓着他们的手,一下子按在自己软绵绵的乳房上面。对面桌吹起了口哨,五个人一起大笑,同时爲子晴的淫蕩表现鼓掌。

我们看到子晴笑嘻嘻地问了什麽,她旁边的一个大汉一手捏着子晴的胸部,一手拍着胸膛大喊:“没事儿,脱吧!这儿的老闆就是我哥,我去让他把门关上,哈哈。”这家饭店原本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少年经营着的,那大汉跑进去说了几声,店老闆跑出来把大门关上,同时还把少年送出门口。他的脸上满是兴奋的喜悦,显然他也对子晴的身体有兴趣呢。

子晴见店门已关好,她笑嘻嘻地从座位上站起来,双手并用解开自己上衣的扣子,可爱的粉红色胸罩包裹着饱满的乳房展现在这群人面前。口哨声更响了,五个大汉加上店老闆在一起大声喝彩,而我们也在一旁看着子晴表演。

子晴终于变成全裸了,她白皙的肉体在这群人黝黑的皮肤衬托下显得尤爲诱人,那对坚挺的豪乳更是让男人们狂呼不已。子晴挺着胸部,把双乳送到这群人的面前,她的乳尖已经显然膨胀了起来,下身估计也湿透了吧。

刚才过来牵走子晴的大汉大声对我们叫道:“嘿,这位夫人说要让哥们几个捏捏城里来的白奶子,我们不客气了啊!”他们六人抢着用手去捏子晴的乳房,她那一手也握不住的乳房在男人大手有力的揉捏下变化着形状,乳头好像变得更大。

子晴满脸绯红,她面前的这帮人好像是第一次见到乳房似的,争先恐后捏她的身体,要不是人太多,肯定有人开始用嘴吸了。子晴的乳房仿佛成了暴风雨中的小舟,在十二只手中间晃蕩,沖撞。

子晴制止了他们的乱摸,指着自己的双乳对他们说了些什麽。只见到几个大汉一起大笑起来,刚才那个大汉对我们高声道:“嘿嘿,夫人说,她的大奶子比较迟钝,要狠狠捏才够爽,哈哈!”两个大汉站在子晴身后,双手从子晴的肩部和腋下插过去,狠狠捏住了子晴的乳房。子晴柔软的乳房在大汉用力挤压之下变成了一块肉饼,乳晕鼓胀鼓胀的,几乎要让人担心会不会爆开了。不过子晴对于自己的乳房受到粗暴对待显然十分兴奋,她扭动着屁股让大汉们瞧瞧她已经湿透了的私处。

店老闆把饭桌收拾了一下,就用空饭桌作爲床,直接把子晴放在上面。子晴兴奋地张开了大腿,她红着脸对这群人说了些什麽。大汉又大笑道:“哈哈,夫人说城里来的臭婊子下面是臭的,要先用啤酒洗了才能用!真是太贱了!”两个大汉拿着喝剩下的冰镇啤酒,把瓶口塞进子晴的穴里就开始灌啤酒,冰凉的啤酒一股脑沖进子晴的阴道里面,冻得她双脚乱踢,脚趾都紧紧绷了起来。子晴的小腹面装满了啤酒之后,大汉拔出瓶口,然后大家一起按压她的小腹,让啤酒从子晴的穴喷出来。

子晴羞得不敢擡头,但身体却是兴奋异常,她手指扒开自己的小阴唇,让大汉们开始玩弄她的小穴。这帮人身材壮实,胯下也是又黑又长,而且不知道有多久没洗过的样子,看上去髒兮兮的。

子晴瞪大眼睛看着肉棒塞进了自己的蜜穴,陌生的肉棒被自己的阴唇紧紧包住,体内被啤酒冻了之后发烫的感觉更能感到肉棒的膨胀感。子晴下面的温暖感觉让大汉大吼几声,他双手抓住子晴的腰肢就要开始抽插。子晴拉着他的手,握住了自己的双乳,显然是要他用这作爲支点。

大汉乐得大笑,他狠狠捏住子晴的乳房,腰部用力开始做抽插运动。子晴在肉棒粗鲁的进出刺激下开始大声淫叫,她的淫蕩表现让周围的大汉们也无法淡定,他们掏出肉棒,聚集在子晴的脸部周围,让子晴伸出舌头帮他们舔弄。

大汉骂着下流的话,大力抽插了子晴上百下,他们两人下体不断撞击,子晴的爱液甚至飞溅到地上。过了没多久,大汉腰部紧紧顶着子晴的下体,把他的一大泡精液灌了进去,直接灌进了子晴的子宫面。他拔出来之后,马上就是第二人接着塞了进去,而没有轮到的人就享受着子晴的口交。

子晴很聪明地没有用嘴让大汉射出来,这样她的小穴可以满满装满六人份的精液!我们在一旁吃着小吃,看着子晴被六个人轮着内射了一次,她的小穴里面已经装不下这麽多的精液,大量的粘稠液体从她的穴口流出来,滴在桌子上。

六个大汉轮奸了子晴一次,他们的阳具逐一软下,但子晴的骚劲儿一点都没减。子晴用双乳摩擦着桌面,淫蕩的她搂住了店长,跟他说了些什麽。她的一番话听得大汉们集体鼓掌,纷纷翘起大拇指。

我还在揣摩子晴说了些什麽时,店长就去厨房里搬来了一大桶潲水,这是店里吃剩的饭菜,打算用来喂猪的。这桶肮髒的食物放在子晴身边,两个大汉抱着子晴的腰部把她倒立起来,还有两个大汉用汤勺撬开了子晴的阴户。

接下来,店长用勺子盛满了潲水,径直倒在子晴被撑开的小穴里。子晴那嫩红的小穴就这样逐渐装满了肮髒的潲水,结合她之前体内的爱液和精液,现在小穴里面已经是乱得一塌糊涂了吧。

子晴的阴道装满潲水之后,店长拿了一团髒布给子晴塞上,然后大汉们继续用汤勺撬开子晴的屁股。天啊,难道是要把子晴的肚子里也灌满这些髒东西吗?我的担忧瞬间变成了现实,店长拿了一个大勺子给子晴的屁股里面装潲水,看起来这个地方可要比阴道能容纳多了。

子晴的俏脸涨得通红,她倒着立在桌面,两个男人还在玩弄她的胸部,而店长已经给她的屁股倒了好几勺潲水。子晴的肠子里现在都是这种肮髒的食物吧,也许还有她自己的排洩物。她的屁股很快也装不下了,店长同意给她塞了一团抹布。

这六人扶着子晴,让她自己用手捂着下体的两块布,然后蹒跚走向饭店的后门。我和其他人也跟在后面,我们都很有兴趣看子晴到底会被玩成什麽样。

子晴走到饭店的后面,这里圈养着三只大肥猪,显然就是饭店自己养的了。子晴的肚皮微微鼓起,她扶着肚子,双脚叉开然后蹲下,把自己的下体对準了猪食的槽。大汉拔下子晴穴口的布团,一股浑浊的液体立刻稀哗啦从穴口涌了出来。

子晴满脸通红地给肥猪的食槽倒了一阴道的潲水,里面的三只肥猪摇头晃脑地探头过来吃,大汉们笑得前仰后合。子晴的阴道是倒干净了,但是她的屁股里面还是鼓胀着的。店长让子晴朝猪槽蹲下去,然后扒开了她的塞子。

“呀!”子晴害羞地捂住脸,她的屁股喷出一道潲水,非常有力地喷到槽里,显然排洩的量要比刚才多得多。看着子晴这样的美人当衆大量排洩,衆人的笑声就好像是头顶的大石,子晴羞耻之极,浑身都微微颤抖起来。

好不容易用手压着肚皮,勉强排干净了肚里的潲水,子晴手捧着自己的双乳,颤抖着嗓子道:“请,请把我的这对淫奶子也拿去喂猪吧。”她的声音很小,但语调却是淫蕩无比。

“说什麽?大声再说一次?”店长假装听不到似的,用手做了个重新说的姿势。

子晴红着脸大喊:“请,请把我的奶子拿去喂猪吧!”她话语刚落,大汉们就一起爆笑,店长哈哈大笑着把子晴拉到胸前,双手握住了她丰满的乳房。“这麽肥的奶子,如果拿去喂猪,长膘倒是很好哇!”我的脑袋嗡了一下,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子晴被当做母猪那样捆起来,由几个农夫用砍柴刀野蛮割去双乳的血腥场面。子晴的话明显将她自己陷入险境,大汉们也对割了她这对丰满的乳房颇感兴趣,就差有谁去拿刀了。

店长大笑着拿了一勺潲水,浇在子晴的乳房上,然后按着她的身子,让她用双乳去喂猪。天啊,难道子晴的乳房要被这肥猪咬掉?我心焦如焚,但对方人多势衆,没办法硬来,子晴则是完全沈浸在她自己的世界里面。

肥猪探出头来,用鼻子拱了一下眼前的乳房,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起来。店长双手叉腰,得意地看着子晴被肥猪舔乳房,看来是不会发生肥猪咬掉女人乳房的惨剧了。子晴的乳房被肥猪的舌头舔来舔去,吃干净乳房上面的潲水之后,肥猪对于这团肉显然没有多大兴趣,缩回圈里休息去了。

“哈哈,猪都不要你的奶子!”一个大汉发出大笑,很快全部人都笑起来,子晴的脸更红了。店长摸着子晴被舔干净了的乳房,笑道,“这对奶子连猪都不吃哦,夫人。”子晴摇摇头,“既然猪都不吃,那就割下来丢到茅坑里吧。”子晴竟然还是要求被割下奶子!大汉们这下都有些迷糊了,搞不清楚她到底是真的想被割掉乳房还是发骚而已。站在子晴后面的大汉发现了蹊跷,他突然大叫道:“看!这女人下面在滴水啊!”衆人一看,可不是嘛,子晴的下体正在滴出晶莹的爱液,才刚刚被灌满潲水的地方现在又开始进入极度兴奋的状态了。大汉们这下乐了,他们把子晴用麻绳在猪栏上,让她的私处朝上面擡起。

“这麽下贱的女人,非得好好教育一把才行!”大汉拿来店里的擀面杖,由刚才牵走子晴的那人拿着,狠狠就往子晴的下面打去。子晴昂头发出惨叫,她的私处结结实实挨了一棒子,柔嫩的阴唇被打成肉饼的样子。

大汉没有停手,他接二连三地挥舞手里的擀面杖,把子晴打得死去活来,每一下都是打在子晴的私处。看到这里,我倒是淡定下来,子晴的表情告诉我,她现在是处于极度的兴奋状态,巴不得再被打几百下。

大汉打了二十多下,子晴的下体喷出一道黄灿灿的尿液,她以极其屈辱的姿势在猪圈旁边失禁了,连圈里的肥猪都看向这边,似乎在惊讶子晴的淫蕩劲儿。尿液洩完,子晴软趴趴地侧着倒在地上,不住喘息。

店长拉起子晴的一条腿,狠狠一脚踹在子晴的下体上。现在子晴的下体已经变得肮髒不堪,而且变得红肿起来,但显然她的乳头还在涨大的状态。“夫人,还想不想割了奶子啊?”店长大笑着问道。

子晴喘着气,回答道:“反正,反正奶子送给你了,随便你处置嘛。”子晴的回答迎来店长更大声的喝彩,他立刻做出了一个决定,帮子晴洗干净弄髒了的身子。几个大汉和店长擡着子晴进了厨房,我们则被挡在外面。

我在饭店里不住地胡思乱想,一方面担忧子晴会不会真的被店长切下奶子,但仔细一想又应该不会,如果真的弄死了子晴,店长也会惹上很多麻烦事。他只是想玩弄女人,如果真的会切,刚才就下手了。品睿和冠廷夫妇可是轻松得很,他们看了子晴这激情戏,都回到车上交换妻子性交去了。

我的妻子子晴还在厨房里,因此没有可以交换的货物,只能留在这儿等着。

过了一个多小时,子晴总算出来了。她躺在一个好大的铁锅里,雪白的肌肤上粘着密密麻麻的水珠,头发也湿漉漉的,看样子好像真的洗了一次澡。幸好,她那对丰满的乳房还挂在胸前,我最担心的事没有发生。

大汉把子晴倒在桌上,哈哈大笑。我看清楚了子晴的身体,她全身都被洗干净了,但令人吃惊的是下体的毛发也一并不见了,变得光秃秃的。

见到我吃惊的眼神,大汉解释道:“我哥把这婊子当成肥猪给烫了,脖子以下的毛也给你刮干净,嘿嘿。这骚娘们的洗澡水还真臭,爲了惩罚她,刚才已经给她喂了一大碗猪粪,哈哈哈。”大汉对于弄得这麽狼狈的子晴也没兴趣了,他好像丢垃圾那样甩掉了子晴。

子晴扑到我怀里,娇嗔道:“老公,你怎麽不让他们割了我的奶子呀,刚才店长说要是没你在,就要割了我的奶哦。”“割了奶,还怎麽抽烂它们?”我点了点子晴的额头,把她搂在怀里到处乱摸。“他们真的帮你洗干净就算了?就爲了剃毛?”“当然不是啦。”子晴得意道:“我帮你们把饭钱付了,还开了三个房间给我们休息。只不过啊,我今晚就得作爲店老闆的玩具,他们要带我到处找男人做爱,或者不是男人,是别的什麽东西啦,反正今晚会很快乐哦。老公,你别来看,这样我能更自由些哦。”看着子晴的样子,我的脸也变得发烫,忍不住狠狠捏住她的奶子,吸了一大口。“竟然要让别人弄坏,那还不如我自己先吸干你!”对于我的调戏,子晴嘻嘻笑着,手握我的肉棒插进了她那没毛的阴户,好温暖啊。

当晚,我并没有一个人过,诗涵和咏晴轮流过来陪我快乐了一把,她们事先去外面逛了一圈。从她们的口里,我得知子晴现在像一头母猪那样,被店长和几个朋友牵着出去了,他们首先去了村里一个单身老头的家里,让老头子享受了一下城的大奶妞的滋味。据诗涵说,子晴离开老头家里之后好像跟一个牵着驴子的农夫去了田里,后来就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了。

隔天,子晴在天亮之后就被送了回来。她浑身都粘呼呼的满是精液,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。虽然她的乳房好像浸泡在精液里一般,但还是不如她的阴户壮观。子晴原本紧窄的阴户,现在变得又肿又松,还在往外流着浑浊的液体,好像不止是做爱,还被人狠狠打了一顿,连大腿都是淤青。她的屁股上写着两个大字:烂屄。

子晴满脸幸福的样子,不过她虽然是幸福了,但暂时却不能再作爲交换的资本,我可就寂寞咯。